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沙发】(二毛传说)
【沙发】(二毛传说)
             (一)有缘千里
 
  「这就是传说中的沙发吗?终於让我抢到了!」
 
  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这二句话后,迅速地按下Enter键,就怕转瞬间失 去了第一的宝座。看到我的回应顺利的排在第一位,我放心的开始阅读心仪的美 女作家写的色文。
 
  一口气顺畅地看完这篇名为「情伤」的色文,写的是男友变心的故事,很短 的一篇文,我粗略的统计一下,还不到一万字,这可是破天荒了。因为这位美女 作家的文动辄数以万计。可是今天这一回不但不满万字,而且还已经完结了。 
  难道是有鉴於最近烂尾文实在太多了,过意不去,所以才端上这一道清凉可 口的点心,先给咱们广大的淫民解解馋吗?
 
  可这一篇确实太清凉了,不,是淒凉,看的我眼泪都快要淌出来了,幸好结 局还是美女作家一贯的作风,喜剧收场。
 
  本来只是要利用下班前一点零碎的时间,收一点文好回家慢慢欣赏,没想到 却意外抢到了沙发,还看到睽违以久的美女作家写的新作。虽然故事有点令人伤 感,不过甜蜜的结局,让我的心里头也有一点儿甜丝丝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美 妙。
 
  本来只是收文,不意竟然一口气看完了,再回到目录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好文 吧!
 
  叮咚,叮咚。
 
  咦!这是什么声音?
 
  心里正想着,忽然看见画面上多了一列我不曾看过的讯息。
 
  您有一条新讯息,来自:美女作家,标题:想见你,内容:敢来吗?
 
  不会吧!是我心仪的美女作家传短讯给我。
 
  「想见你,敢来吗?」这么劲爆的内容,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我早就想一赌美女的庐山真面目了,岂有不敢之理,点下讯息,我飞快了打 下回覆的内容,立即传送出去。
 
  「敢,在哪里?」我如此回覆着,既然她连客套话都省略了,我也不用太矫 情,写一些什么我仰慕你以久的废话。
 
  等了一会,我立刻刷新画面,果然又听到叮咚叮咚的声音,又有一条来自美 女作家的新讯息。
 
  「你住哪里?」只有这个标题。
 
  「我住天空之城。」我简短的回覆。
 
  基於隐私权的保护,所以以虚拟的城市名来取代地名。
 
  「正好,我也住天空之城,『风之颂』你知道吗?六点见。」很快的我又收 到讯息。
 
  世界真是渺小啊!想不到我们居然住在同一个城市里,果真是有缘千里啊! 
  「好,不见不散。」发出短讯后,下班的钟声也响了,抓起外套和公事包我 便冲往停车场。
 
  现在的时间是五点,公司距离风之颂需要半小时的路程。照理说时间应该还 很宽裕,可是忙碌了一天,总点要打理一下才能去面会佳人啊!更何况是第一次 见面总要给对方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
 
  幸好风之颂和我住的公寓是同一个方向,顺路回家洗个战斗澡,换件乾净的 衣服,再飙车到风之颂,应该不会迟到,就这么决定了。
 
     ***    ***    ***    ***
 
  五点五十五分,下车后看了一下手表,还好,没有迟到。要不是刚才遇上一 起交通事故,我可以更早一点,不过总算是赶上了。
 
  理理西装及领带,随手拨拨几乎已经乾了的头发,离开停车场,怀着忐忑又 兴奋的心情,缓缓地往风之颂的大门走去。
 
  大门口站了几个零零星星的男女,我刻意停留在角落里环视着眼前任何一个 可能的目标。
 
  有一个女孩,看起来大概只有十七八岁吧!削薄的短发,清瘦的脸庞,一身 的中性打扮,我还在揣测是不是这个女孩,可不久后当她搭上另一个女孩的肩膀 时,就粉碎了我的想法。
 
  在刚刚那女孩的另一边还有另外一个年纪稍长的女人,短短的波浪卷发,略 为丰满的双颊,搽着桃红色的脣膏,抹着淡紫色的眼影,穿着一身不太合身的紧 身紫色连身窄裙,紧绷的让人替她捏一把冷汗。
 
  瞧她东张西望的,不会她就是我心目中的美女作家吧!忽然觉得有种乌云罩 顶的感觉,脚不自觉地倒退了二步,脸刻意地转到另一边去。如果她过来问我, 我一定不能承认,就说等女朋友就好了。
 
  「先生,请问一下……」她果然走了过来。
 
  「我在等我老婆。」对,用老婆好,这样就算她想搭讪也没辄。
 
  女人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接着又开口,「借看一下时间,我那个死鬼不知 道死到哪去,跟我约五点半,还要我先过来,我……」看她气急败坏,劈哩啪啦 发了一肚子牢骚,我却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位大婶在等她的丈夫啊!
 
  我好心的跟她报了时间,可也意识到时间已经超过六点了,可是我的美女作 家怎么还没出现呢?
 
  刚才看到的一些女人都已经一一的跟着男伴走进「风之颂」这间高级的欧式 自助餐餐厅了,现在门口连一只苍蝇都没有了。
 
  难道我被人摆了一道!我实在不愿意这么想,可是网路上的人哪能随便相信 呢?再说真有那么巧合的事吗?我住在天空之城,她也住在天空之城,不由得我 傻笑起来。
 
  遇见她的可是个简体网站,如果说是在江南水乡,或者所谓天子脚下,都还 有可能,可是在这,我怎么这么傻,搞不好她住在北极也不一定,要不是提早发 现,我还不知要痴痴地等到何时?
 
  再次看了看手表,六点二十分了,肯定是一个骗局了,走吧!还在期待什么 呢?说不定明天她会问我等了多久,然后好好的大肆取笑一番,谁让我这么容易 上当。
 
  唉!回家吧!除了浪费一个小时,也没有损失什么,就当今天是愚人节吧! 能逗美女作家开心,也算是我的一项功德嘛!谁让我白看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 从来也不回应,活该第一回坐沙发就被耍了,就认了吧!
 
  就在我毅然决定离开的刹那,一连串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还有喘息声,向我 靠近,我下意识地停下脚步。
 
  「呼,对不起,你是阿彻吗?」一个急促但仍然悦耳的女子声音对着我的背 影问道。
 
  阿彻,是我在网路上通用的暱称,难道她就是美女作家吗?我惊讶的几乎不 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吗?只要转过身我就看到心仪的美女作家吗?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跃着,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悦耳,好似黄莺出谷,可人 呢?会不会辜负她的声音,优美的嗓音却配上一张平凡的面孔。
 
  平凡也还无所谓,我也长的很普通,可是我担心的是比平凡还……该不会是 一只恐龙吧!
 
  「对不起,可能我认错人了。」女子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失望。
 
  「不,你没认错,我就是阿彻。」我怎么能让美女失望难过呢?心疼的当口 我不顾一切地转过身来。
 
  鹅蛋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不时地眨动着,挺俊的鼻樑,粉嫩的 樱桃小嘴微微上扬着,美丽的笑靥,只看一眼我就醉了。她的声音和她的相貌, 真可说是天作之合。
 
  将视线稍稍再往下移,呼~,水蓝色的纱质衬衫罩在白色的小可爱上,隐隐 若现的乳沟,正显示着她必有傲人的双峰,陶醉之际,为了保持君子风度,我随 即移开视线。
 
  「对不起喔!有点私事耽搁了,让你久等了。」她第三次向我道歉了。 
  「别这么说,等美女是我的荣幸。」
 
  「哦!我看你都要走了。」原本微扬的小嘴忽然下垂了,水汪汪的眼里好像 蒙上一层薄雾。
 
  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我的心都疼了,真后悔我怎么那么没有耐心,起码应 该等到七点再走嘛!
 
  「我是突然想起车门好像忘了锁,想回去检查看看。」瞎掰一个理由,安抚 她的情绪。
 
  「是吗?」弯弯的柳眉挑了起来,好像对我的话感到质疑。
 
  「是啊!」我心虚地应着。
 
  「那……我等你,你快去检查一下吧!」
 
  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可我怎么舍得浪费一分一秒和她相处的时光呢? 
  「仔细想想应该是锁上了。」自圆其说的混了过去,「你饿了吧!我们这就 进去。」
 
  她浅浅地一笑,微微颔首,婷婷袅袅的走进风之颂,那是多么婀娜多姿的身 影。挺直的背脊,修长的身材,还有水蓝色及膝的圆裙下那一双匀称的小腿,真 是一个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美人啊!
 
  不知道她是不是名花有主,如果没有,我一定要摘下这朵美丽的花朵,就算 她是带刺的玫瑰,我也不怕。
 
  (待续……)
 
            (二)惡魔契約 

日期:2004.04.14 
首發:惡魔島 


  她走進風之頌後朝著靠近窗戶的位置走去,似乎已經有了中意的座位。 
  「這位置有人訂嗎?」她向服務生詢問著。 

  「沒有。」 

  「那我們就坐這,好嗎?」她轉過頭來徵詢我的意見。 

  我笑一笑,道:「那我們就坐這。」 

  這是一個四人座,服務生收走了多餘的器皿和餐紙,說了句,「祝您用餐 愉快!」便功成身退。 

  她往窗外觀望了一會,我因好奇也往窗外看去。 

  窗外是餐廳附設的小花園,剛才停車時雖有經過,不過因為時間很趕,所 以沒有細看。 

  小花園的中央有一個噴水池,水池中央立著一個維納斯誕生的白色雕像, 擔任噴水這項重要任務的是一個在灑尿的小邱比特,這樣的噴水造景倒是相當 普遍。水池旁圍繞了一圈花圃,栽種著各式各樣的花朵,有玫瑰、馬格麗特、 波斯菊……等,我數得出來的就這些,還有更多是不知名的小花。 

  小小的空間裡花團錦簇,倒也美不勝收,難怪美女觀賞了大半天,都不回 頭看我一眼。不過我對外頭的花倒是沒啥興趣,眼前這朵不知名的花,可比它 們嬌豔多了,趁她把注意力放在窗外,我可有機會好好欣賞了。 

  方才匆匆一瞥,就讓我驚艷不已,仔細一瞧,那半側著的臉蛋,還真像是 一件雕刻藝術品,就是和維納斯相比也毫不遜色。纖纖玉手扥著下顎,荷葉的 袖口,隱隱若現的露出如玉般晶瑩的手臂,讓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一口。 

  看來我是餓昏了,心餓胃也餓。 

  餐廳裡播放著優美的古典樂曲,很適合用餐的氣氛,看著來來往往的客人 端著色香味俱全的餐點經過身邊時,飢餓的腸胃竟然開始抗議,是該用餐的時 候了。 

  我以為她只是隨意看看很快就會轉過頭來,沒想到這一看都過了十分鐘, 該提醒她開始用餐了。 

  我正想開口喚她,卻發現一顆晶瑩的淚珠在她眨眼時悄然滑落,雖然她很 快就把淚水拭去,但還是正好讓我看見了。 

  「你怎麼沒去拿餐點?」她若無其事地轉過頭來,訝異地看著桌上還是空 盪盪的我。 

  「我想等妳一塊去拿,還是妳希望我幫妳拿?」我恍然大悟,莫非她是在 等我為她服務,而我卻傻呼呼的待在這,或許她心裡早笑我遲鈍了。 

  「原來是這樣啊!不好意思讓你又等了那麼久,我們一塊去拿吧!」 
  她說話的聲音很柔,完全不像在網路上作回應時那樣的蠻橫霸道,也許那 只是一種保護色,她此刻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楚楚可人的溫柔女子。 

  排隊等候取餐時,我一直在猜想她剛才流淚的原因,該不會這裡有她和情 人的回憶吧!可是那又為何挑這個地點和我見面,豈不是會觸景傷情。真是搞 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這間餐廳的生意真是好的沒話說,連取個餐都要排上老半天,這要是排到 了,不裝它個一大盤才怪。她可就真不客氣了,不管是涼拌的、油炸的、燒烤 的,全部都裝在一起,直到沒有任何空位了,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經過飲 料區時還不忘倒上一大杯果汁,算得上是滿載而歸。 

  「哇!這麼多妳吃的完嗎?」我看著她面前像座小山的餐盤驚訝地問著, 我以為美女都會顧及自己的形象,而只拿取少許的食物。 

  「當然吃得完啊!排了老半天才排到不多拿點怎麼對得起自己。」她邊說 已經邊開始用餐了。 

  「好像很有道理,可是如果依照這樣的食量,妳還能維持這麼好的身材, 真不簡單!」 

  「你以為我餐餐吃這麼多啊!我只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暴飲暴食的。」 說著說著明亮的眼眸裡彷彿蒙了一層陰影。 

  「誰惹妳了?」 

  「你看了『情傷』那篇文嗎?」 

  「當然看了,不然我怎麼坐沙發的呢?」 

  「我以為你只是先收文而已。」 

  「因為故事吸引人……」其實是美女比較吸引人。 

  「哦!這麼吸引人,怎麼不見任何心得報告呢?」 

  「這……我最不會寫文章了,不過妳寫的文我都有看,真的!我每天上論 壇頭一件事就是找妳寫的文,可是好一陣子沒見妳發文了,今天突然看到,特 別興奮,一口氣就看完了。」我也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 

  「那你應該知道我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難道故事裡寫的是真實的?」 

  「情傷」裡的女主角因為發現男主角是雙性戀而決定和男主角分手,但是 分手後又痛苦不已,在幾番內心掙扎下,最後願意接受男主角的感情世界,和 男主角和他的愛人,三個人一起幸福開心的過日子,這就是「情傷」這個故事 的大意。 

  她突然咧嘴一笑,「你不是真的相信吧!」 

  我還真的差點就要相信了,可是她卻突然這麼一說,倒讓我感到迷惘了, 我只能回以她困惑的眼神。 

  「分手是真的,同性戀也是真的,只不過我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她給 了我明確斷然的答案。 

  「那麼結局是妳在自我安慰嘍!」 

  「嗯。」她點點頭,開始大吃大喝,也許唯有如此她才能紓解內心的苦悶 吧! 

  「妳吃慢點,別噎著了。」看她吃的那麼急,真怕她會嗆到。 

  「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花都有屬於自己的名稱,美女當然也 有。 

  「美女作家。」她不慌不忙的回答著。 

  「這麼沒誠意,好歹有個暱稱吧!美女作家就像是一個頭銜而已。」 
  「你叫阿徹,那我叫阿底好了。」 

  徹底,虧她想的出來,「阿底,聽起來好像阿弟喔!如果妳是男生我也就 認了,可妳是美女啊!又是作家,總不會連個悅耳動聽的名都想不出來吧!」 
  「好嘛!叫我小穗吧!麥穗的穗。」她想了好半天總算丟出個像樣一點的 名來。 

  「小穗!」麥穗!那麼……剝去黃澄澄的外殼之後,不就能夠見到白嫩嫩 的稻米了,什麼時候可以生米煮成熟飯呢? 

  「這名字很好笑嗎?」 

  「嗯?」我不明白她為什麼這樣問。 

  「你念著我的名字就開始笑咪咪的,不是在取笑我的名字嗎?」 

  「不是,妳的名字很好聽,因為好聽所以才露出微笑嘛!」希望剛才沒有 笑的太猥褻,要是讓她知道我在想什麼,那可就糗大了。 

  「呵呵。」她輕笑出聲,然後又繼續揮舞刀叉肢解著盤子裡的食物。 
  看她切的那麼用力,不會是在發洩情緒吧!收回剛剛說她是溫柔女子的想 法,說不准哪天我得罪了她,就會變成像盤子裡被切碎的牛排了。 

  「雖然心情不好,不過這裡的食物還是一樣美味可口,切的手都酸了,歇 一會吧!」她放下刀叉,拿起右手邊的綠色果汁喝了起來。 

  「妳喝那是什麼?」我好奇地問著。 

  「奇異果汁啊!最有營養的水果。」 

  「哦喔!」我故作後之後覺得反應,其實我早就猜到了。 

  「你膽子不小,不認識我也敢來赴約。」這會可聊到主題上了。 

  「我一個大男人怕什麼?倒是妳才應該小心點,萬一我居心叵測心懷不軌 妳怎麼辦?」 

  「呵呵。」 

  這笑是什麼意思?她常幹這種事,所以見怪不怪,反倒是我大驚小怪囉! 
  「別光笑啊!我是真的替妳擔心啊!」我很嚴肅的說著。 

  「你是壞人嗎?」 

  「這麼直接了當問喔!我是壞人也不會承認啊!」 

  「那我告訴你,我是壞人喔!」倒是她給我一個大驚奇啊! 

  她很刻意的裝出猙獰的面目,但我怎麼看都覺得是一張頑皮的鬼臉而已。 害我忍不住大笑出聲,「哈哈哈。」 

  「真的呀!不騙你,我真的是壞人,你不相信,吃虧上當可別怪我。」她 放棄了作怪表情的舉動,但仍舊很認真的說她是壞人。 

  「好啊!妳是壞人,那妳要騙我什麼呢?騙財還是騙色?我窮光蛋一個, 除了有份固定工作外,還有一部二手車,現在住的地方還是租來的,恐怕不合 妳的口味吧!」 

  我看她很認真的聽,就繼續往下說了,「騙色的話,好像妳還比較有本錢 吧!像我這樣說高不高說矮不矮的尷尬身高,滿街都是。身材嘛!勉強還算合 格啦!相貌嘛!不至於被列為青蛙一類就是了,如果妳真要騙,我也心甘情願 讓妳騙……」 

  「這話可是你說的,可不要反悔。」她突然打斷我的話,好像很鄭重的要 我遵受諾言似的。 

  「好啊!要不要再打個小勾勾啊!」找個機會趁機吃點豆腐也好。 

  「好。」她當真伸出手來,比出一個六的手勢。 

  那我還客氣什麼,小指立刻就勾住她的小指,她也立刻用拇指在我的拇指 上捺了一下。 

  「這樣你可就賴不掉了。」她的眼眸裡閃著異樣的光芒,我只覺得這是女 孩子最愛玩的把戲,不疑有他。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啊!」 

  「那麼來騙一點小財好了,這一頓我請,下一餐呢?你請。」 

  「都說要騙我的財了,豈有讓妳請客的道理,這一餐也算我的。」這點小 錢我還出得起的,想釣美人魚,總要放點餌嘛! 

待續...
 

              (三)午夜香吻
 
  看到小穗惊人的食量和酒量后,我可是领教到什么叫真正的暴饮暴食。 
  离开「风之颂」已经是九点过后了,我们又到「月之海」续摊。「月之海」 是位于市中心的一间酒吧。当你从酒吧的窗台俯瞰整个「天空之城」,你就会明 白为什么这个并不靠海的小酒馆,叫做月之海了。
 
  不知道是不是小穗的习惯,她挑位置一定靠窗,而且落座后的第一件事必定 是凝视窗外的景观,当然我也入境随俗,顺着她的视线向窗外望去。
 
  天色从傍晚的一片橙红,逐渐变得湛蓝,直到目前的墨黑,可正因为黑才让 天上的星子更为明亮,只可惜天空之城夜晚的光害十分严重,霓虹灯光掩盖了星 空应有的绚烂。
 
  可是我却在「月之海」欣赏到了人工与自然的两种美景,从五十层的高楼往 下眺望,地面上的万家灯火,就彷彿是一片灯海。抬头眺望夜空,天空中的点点 繁星,那不正是一片星海。夕阳西下后,月亮就悄悄地升起了,皎洁的月光与天 上的星海和地上的灯海,相互辉映着,这岂不就是一幅名为「月之海」的美丽图 画。
 
  我不禁傻笑着,几时变得如此诗情画意了,忙碌的生活让我早已遗忘了原来 美丽的景致是如此垂手可得。
 
  当我回过神来正想问小穗要喝点什么饮料,却赫然发现桌上早已摆满了五颜 六色的各式调酒了。
 
  「你酒量好吗?」她问道。
 
  「普普通通吧!我平常只和朋友喝喝啤酒而已。」说完之后我才后悔自己怎 么这么老实。可是看着她那张纯真的脸庞,应该是自己多虑了,如果真的担心, 那就少喝点吧!
 
  「那你少喝点吧!我心情不好,可要喝个痛快。」说罢她拿起桌上一杯粉红 色的调酒就一饮而尽。
 
  「慢慢喝嘛!喝太急会伤身的。」这一堆五花八门的调酒,我是一杯也不认 识,我只认得绿色瓶子里装的冰啤酒。
 
  「你放心吧!这些酒都稀释过了,喝不醉的……」不顾我的忠告,她一杯接 着一杯,直把桌上所有的酒全部喝完。
 
  非但如此,她又点了另外一批完全不同的调酒。我问她这些酒她都喝过吗? 哪一些比较好喝呢?她却回答我她也不知道。后来我才发现,她是看着酒单,按 着顺位,一次点上十到十五杯不等。在月之海坐了三个小时,她几乎已经尝遍酒 吧里所有的调酒了。
 
  「我想睡觉了。」她掩着口打了一个很长的哈欠,仔细一看,她不但脸红得 像苹果,连眼睛都像小白兔了。
 
  「我送你回家吧!」
 
  「你要送我回家?」她用疑惑的口吻问着我。
 
  「怕我趁机对你怎样吗?」她是该有所顾忌的,毕竟对她而言,我只是一个 陌生的网友。
 
  「我怕我会对你怎样。」她说话时上身向我微微靠近,口中的酒气几乎喷到 我的脸上。
 
  不知道是她的这个举动太诱人,还是她吐出的酒香太醉人,我的下半身竟然 起了反应。
 
  「别开玩笑了,你能对我怎么样?」我用笑来掩饰此刻的尴尬。
 
  「真的喝多了,好想睡喔!那我们回去吧!」她站起身来,身子有些摇摇欲 坠,我赶紧上前扶住她,她竟然趁机就倒进我的怀里。
 
  天啦!美女投怀送抱,我岂能坐怀不乱,方才就有点意识的老二,此刻更是 昂然抬头了。小穗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断地扑鼻而来,我是越难抑制原就不受我 控制的那部分,可是我又不能像一头野兽,就这么强奸了才初次见面的美女吧! 
  这真是一个难熬的夜啊!
 
  紧紧地抱稳随时可能往下坠的娇弱身躯,匆匆地结了帐,慌慌忙忙地走进电 梯里。
 
  此刻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可对于月之海的客人而言,彷彿才要开始娱兴节目 呢,可我们却要离开了,相反的行程,让这个电梯里空荡荡的,只有我和喝醉了 的小穗。
 
  「怎么还没到啊!真慢。」小穗在我的怀里不安分地蠕动着,喃喃的说着。 
  「快了,就快了。」
 
  「好热喔!」小穗继续喃喃说着。
 
  是很热啊!为了让小穗对我有好的印象,在这个初夏时节还西装革履的,要 不是餐厅酒吧里都有冷气,我早就中暑了。
 
  可这电梯里通风就差多了,再加上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依着,我早就满身是 汗了。不是我存心占她便宜,几番我想将她推开一些,可她一失去依靠整个身子 就像要坠落似的,我不得不扶住她,但一扶,她就像溺水的人似的,抓着什么就 不放,害得我几乎要欲火焚身了。
 
  好不容易出了电梯,赶紧扶着她奔到车上,把她安放在乘客座上,正想替她 系上安全带,就看她不停的扭动身体。
 
  「怎么了?」我问道。
 
  「怎么这么热?」她边说边解起衬衫。
 
  「你干么?」
 
  「脱衣服啊!热死我了。」她睁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看着我说,我还以为她 在这就想做什么呢?
 
  「一会我发动车子就开冷气了,你忍一会。」
 
  「好吧!那你快一点嘛!」
 
  在她的催促下,我立刻就位,车发动后,头一件事就是开冷气,本来我想脱 下外套的,却怕引起误会,干脆作罢。
 
  车子慢慢地驶离地下停车场了,才发现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转。
 
  「你家住哪?」
 
  「雪之乡。」
 
  「原来你住在那啊!我每天上班都经过的,却从来没遇到过你。」脑海里忽 然闪过一段诗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想不到我们住的那么近,却从来没有机会碰头。」我不由感慨万千。 
  「遇到我不一定好的。」
 
  「嗯?」先是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看她凄凄然的模样,就让我心生怜惜。 「如果是我,一定不让你如此伤心难过的。」想到她因失恋而痛苦,我就心疼不 已。
 
  「你是一个好人。」
 
  「这……我不是好人,我……」刚才还对她起了邪念,想到就令我惭愧。 
  其实我的解释根本就是多余的,因为她已经靠在椅背上昏昏入睡了。
 
          ※        ※        ※
 
  十几分钟的路程,没多久便到了雪之乡。
 
  看她睡的如此香甜,实在有些不忍心吵醒她,可总不能就让她睡在车上,明 天我还得上班呢。
 
  「小穗,醒一醒。」我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肩膀。
 
  「嗯……别吵啊!我好睏。」她推开我的手,舔一舔干燥的唇继续睡着。 
  「告诉我你住哪一间?我送你回家。」我下车转到她的那一边,打开车门将 她扶了起来。
 
  夜凉如水,一阵凉爽的晚风拂来,她轻呼一声「好冷」,又缩进了我的怀抱 里。
 
  确实是有点凉了,我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免得衣衫单薄的她受到风 寒。
 
  「醒一醒,我送你回家,然后你就可以好好睡了。」我再次轻轻地拍着她细 嫩的脸颊。
 
  「我家?A栋九楼。」她含含糊糊地说了个位置,我也只好试试看了。 
  按着她所说的,找到了美女的窝了。
 
  「小穗,你家到了。」
 
  「这么快啊!」她努力的撑起身子,在身上摸索着,取出了钥匙,把眼前的 白色大门打开了。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门也打开了,证明没 有走错间,那么我是该识相的离开了。
 
  「不要,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她忽然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想推也推不 掉,我就这么半推半就的被拉进屋子里去。
 
  穿过小阳台,是一道玻璃的拉门,小穗推开拉门,仍旧拉着我的手,深怕我 会逃走似的。她三两下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我也只好跟着脱了鞋,免得弄脏了室 内的木质地板。
 
  客厅的摆设相当简单,一套米色的皮沙发,一长一短的玻璃茶几,一套四人 坐的餐桌椅以及一些橱柜,简单朴素的室内设计,让客厅看起来温馨又舒适,很 有家的感觉。
 
  小穗摇摇晃晃的拉着我,穿过客厅,直接走进卧室。趴哒一声,她就直接倒 在软绵绵的弹簧床上,不用说我也跟着躺下了。
 
  此刻我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我是躺上了她的床,但是我能因此而对她做什 么吗?理智告诉我当然是不行。
 
  可是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是她自己把我留下,又把我带进房间还上 了床,我能什么都不做就离开吗?告诉别人,别说别人不相信,恐怕还要嘲笑我 一番。
 
  笑就笑吧!我怎么也不能做趁人之危的事来,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 
  趁着小穗松开手的空档,我从床上爬了起来。
 
  原想一走了之,可是却好像心有不甘,好歹偷一个香吻,留做纪念吧! 
  已经走到房门口的我,慢慢地回转身来,轻轻地走到床边,望着沉沉入睡的 小穗,我告诉自己,就一个吻,一个吻而已,她不会知道的。
 
  我不停地吸气吐气,不断地说服自己,终于下定决心,弯下身子,覆上她的 唇,只要蜻蜓一点,我就心满意足了。
 
  「唔……」忽然间她的一双柔荑竟然攀住我的颈子,紧紧抱着不放,柔软的 舌尖甚至闯进我的嘴里。
 
  她疯狂地吸吮着我的唇,勾引着我的舌,她的吻是如此的热情,让人无法抗 拒,让只想浅尝即止的我,再也不想放手。
 
  我要汲取更多属于她的芳香,我更要拥有她的全部。
 

               (四)情難自禁
 
 日期:2004.04.19
 首發:惡魔島
 
  高漲的慾火讓我的身體發熱發燙,再也受不了外衣的束縛,扯開我的襯衫之 後,也伸手去解她的釦子。沒想到她的釦子竟然只是普通的按釦,只消輕輕一拉 登時就將整件紗質的襯衫扯開了。
 
  一邊吻著小穗香甜美味的丁香小舌,一邊撫摸著柔軟細緻的細滑嫩肩,我再 也忍受不住了。放任舌頭繼續和小穗糾纏著,左手也繼續往鎖骨下方摸去,雖然 隔著一層柔軟的棉布料,卻彷彿在手掌心已經感受到一個挑逗慾望的凸點了。 
  我興奮的用掌心在凸起的乳尖上摩娑著,小穗配合著一聲嚶嚀,終於釋放我 的唇,儘管我也不願意離開那香甜可口的芳唇,卻有更吸引我的甜蜜果實等待我 去摘採。
 
  迅速地將唇移到了小可愛的上方,一口含住突起的乳尖,一手攻上另一個山 頭,喚醒尚在沉睡中另一個乳尖。
 
  小穗在我的撩撥下,身體不安地扭動著,我猜想……她剛才會那麼熱情,肯 定是把我當成她的舊情人了,此刻的她還在神遊太虛呢。
 
  小穗啊!小穗!妳不要怪我,男人本來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殘存的 理智在妳摟住我時,就已經燃燒殆盡了。可是妳放心,如果妳要我對妳負上什麼 責任,我絕對不會推卸的。
 
  做好心理建設後,再也不遲疑的將小穗上身的小可愛給扯到腰間,一對豐盈 渾圓的乳房便蹦了出來,那可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得多了。二隻手迫不及待地 握住這上天賜給女人及男人的最佳禮物貪婪地柔捏著,拇指輕按住乳峰上那早已 挺立的乳頭恣意地撥弄著。
 
  呼~,真是太美了,雪白的肌膚因我的柔捏而留下玫瑰色的痕跡,乳波上的 蓓蕾更是毫不保留地為我綻放著,讓人忍不住就想一口咬下。俯首含住再無衣物 阻隔的乳尖,這滋味恐怕不是世間任何食物所能媲美的。
 
  可惜我只有一張嘴,一回只能嚐一個,可是我是如此的貪心,只好借用雙手 的力量將二粒豐滿的乳房向中央靠攏,好讓我的舌頭能夠在二顆甜美的果實間來 回的舔舐著,總算能夠一口含盡。
 
  「嗯……」小穗無意識地呻吟著,是因為我的吸吮讓她也覺得舒服吧! 
  我一定要讓小穗留下最美好的印象,所以我才癮忍著沒有即刻用我的堅硬突 破她的柔軟,我願意等到她已經完全準備好了才進入她的身體。她都已經在我的 手掌心裡,又何必過於急切呢?
 
  可是……越是這麼想,身體卻越來越亢奮,顧不及飢渴的唇都還沒有餵飽, 全身的血液已經全部往下邊衝去了,似乎在抗議著,它不願再受冷落,希望主人 應即刻餵食,因為它已經餓的太久了。
 
  好吧!好吧!遵從著小傢伙的願望,回頭再來品嚐這二顆人間極品。依依不 捨地放開了豐盈的乳房,抬起頭來轉移陣地到小穗的圓裙底下。
 
  圓裙下是一件白色的低腰棉質內褲,白褲的中央一團黑雲隱隱若現,還有幾 根細細的軟毛從細縫中岔了出來,看得我鼻血差一點就噴出來了。
 
  撥弄了幾下衝冠的細毛,小穗如玉般的大腿動了幾下,提醒我也該同時欣賞 一下,隱藏在圓裙下勻稱的腿部線條,那是極富彈性又無絲毫贅肉的美麗曲線。 
  我不禁讚嘆著,世間竟有如此完美的尤物,而我這個凡夫俗子又何德何能, 有此良機能夠一親芳澤。可是內心又不免感嘆,如此尤物怕是早讓人摘採過,我 不知已是第幾手了。
 
  怎麼搞的,那個該死的處女情節,竟然在這個緊要關頭跑出來大煞風景呢? 
  如果不是因為小穗的熱情,我今天怎麼可能擁有這樣一個品嚐滿漢全席的機 會呢?
 
  去她的處女,我自己都不是處男了,憑什麼要人家是原裝的。揮去腦海裡無 聊的執著,把注意力重新放回那誘人的雙腿間。
 
  與其脫下內褲,倒不如從旁邊掀開一點,來得過癮,就這麼決定。將小穗一 隻美麗的玉腿扛在肩上,把小內褲撥開一點,嘩!嬌豔的花瓣原來早就已經沾上 晶瑩剔透的露珠了。
 
  我早就知道小穗肯定是個小騷包,果然沒錯,刺激了幾下,就已經濕成這樣 了,待我來仔細看看這花瓣底下的絕妙風光。輕輕地捻起粉嫩的笑瓣,這色澤還 真像是處子所擁有的,但很快的便揮去了這個可能,上天不可能如此厚待我的。 
  花瓣底下,微微張著的另一個小小嘴,好似已經等候我多時了,我又豈能辜 負於她呢。忙不跌地解開褲頭,釋放出另一個渴望被吸吮的小小頭,希望它也能 獲得熱情的招待。
 
  在淫液的潤滑下,本該順利地滑進幽穴的,可是……卻在剛進入後不久,就 遭遇到阻礙。
 
  難道是寶刀久未使用已經鈍了?
 
  不會吧!好歹我也是天天磨刀的呀!莫非是小傢伙害羞了,臨陣怯場。捏了 小傢伙一把,還挺硬的嘛!可怎麼會進不去呢?
 
  肯定是沒瞄準好,拿起小傢伙的頭,在佈滿花蜜的幽穴口磨蹭一番,讓濕滑 的黏液沾滿了小頭,再對準了目標,一個挺腰,噗哧一聲,果然順利地推進了三 分之二。
 
  許久沒有這麼暢快的感覺了,仰起身子好好的品味一下這滋味。小穗的甬道 到還真是緊,簡直就像無人探索過的花徑一般,我幾乎相信小穗就是處子了。 
  品味一陣後,該是衝鋒陷陣時了,身子緩緩地準備開始移動,眼角忽然掃過 小穗花容失色的臉龐。小穗已然睜開雙眼,緊蹙眉頭地怒視著我,我心一虛,低 下頭來,又瞥見,交合處的斑斑血跡。
 
  不會吧!小穗是處女!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是……」天啦!我做了什麼?逞一時之快,竟然奪走 了小穗寶貴的初夜,看來我非得以身相許不可了。
 
  小穗不發一語的瞠視著我,她怨我,怪我,更多是恨自己引狼入室吧!我的 惡行惡狀該讓她對網友留下惡劣的印象吧!
 
  「我一定會負責到底的,小穗……,如果妳不嫌棄我,我們可以……」我在 胡說什麼?說不定下一秒鐘她就報警抓我了,告我強姦她,告我……總之,像我 這麼卑劣的行為,她要怎麼樣我都難辭其咎。
 
  可是也不能全怪在我身上啊!我本來就要走了,只不過想留個吻做個紀念, 怎麼知道她會如此熱情地吻我,換作誰都會認為是郎有情妹有意……。更何況在 風之頌時,小穗說的話難道不是一種暗示,這年頭一夜情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只是我萬萬想不到,她居然還是──處女。
 
  「小穗,妳打我罵我都好,別這樣什麼都不說,我……」我會憋死的,就好 像讓人掐著脖子,無法呼吸似的,難受的緊。
 
  僵在她身體裡的小傢伙也不知該前進還是後退。我嘗試著抽出身體,可是一 動,她的眉頭便擰的更緊,臉上盡是痛苦的神情,讓我心疼的進退兩難。 
  「小穗,妳要我怎麼做妳說句話吧!」我半哀求著她。
 
  其實……我是真想就這麼硬幹,反正破都破了,至少臨死前求個痛快。 
  可是看著她楚楚可人的模樣,我實在於心不忍。
 
  小穗忽然有了動靜,她慢慢地撐起身體,這一動,讓她得努力的調息呼吸才 能減輕因處女膜撕裂的疼痛。我不知道她想做什麼,只能配合著她挪動著身體, 以避免再度牽動傷口。
 
  她掀起了圓裙,二眼凝視著交合的地方,「真的會流血!」看著沾粘在我抽 出一半的肉棒上的血絲,她驚訝地說著。
 
  「應該會吧!」我順著她的話附和著。
 
  「應該?你不會告訴我你還是處男吧!」她用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 
  「當──然不是啊!」處男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和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女生上 床吧!
 
  「那怎麼會不知道呢?」
 
  「我……」這真是一個相當尷尬的問題,教人難以回答。
 
  「喂!你的初夜不會是找小姐做的吧!」她捉挾地說著,透著俏皮的笑容, 真是可愛極了。
 
  「當然不是啊!好歹也是二情相悅,只不過有人捷足先登就是了。」至今想 起來還是覺得嘔。
 
  那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外表相當清純可愛,雖然說個性比較大而化之,人 緣也很廣,可我怎麼也料想不到,這正是最危險的因子,當我懷著忐忑又興奮的 心情毫無阻礙的順利滑進她的身體後,內心就充滿了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最終 也因為這個原因,和她分手了。
 
  「怎麼了?好像不是很好的回憶,連氣都消了。」她二眼注視著正在逐漸消 退的肉棒。
 
  「還想繼續嗎?允許我繼續嗎?」一分神這個小傢伙就扯我後腿,在這個緊 要關關頭給我打退堂鼓,這怎麼行呢?
 
  小穗雖然未置可否,但我就當是默許了。我把視線重新放在小穗裸露的上半 身上,那誘人的風光,立刻就激起我的慾望了,小傢伙又開始繼續充血,慢慢地 漲大。
 
  「好痛。」小穗突然一聲哀嚎,眉頭又緊皺起來。
 
  「對不起。」看到她痛苦的模樣,總是惹人憐愛。
 
  她慢慢地躺下,將視線移到我的臉上,「你不要那麼粗魯好嗎?弄得我好疼 喔!」
 
  聽到她這嬌柔的要求聲,我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是因為興奮,更是因為憐 惜。
 
  「我一定會很溫柔的,可是剛開始都會有點疼的,妳再忍耐一下,一下下就 好。」我小心翼翼地安撫她,然後才慢慢地活動起來。
 
  「噢!──喔!──」她痛的呻吟出聲,卻彷彿給我更大的鼓舞,但終究不 忍心令她痛苦,因此剛開始還是用極緩慢的速度,在不弄痛她又不至變軟間取得 一個平衡,輕輕地在她緊窒的甬道裡蠕動著。
 
  但是儘管我的動作是如何的輕柔,初嚐性事的小穗都是難以忍受的,她緊緊 地抓著被單,咬緊牙關度過每一次我的侵入帶給她的痛苦。
 
  「痛就喊出來,或許會好一點。」
 
  「不要,越喊你越興奮,我就越痛。」
 
  「對不起嘛!」我心疼的幾乎停下動作,此刻的我竟然萌生一種希望小穗不 是處女的念頭,至少我就不用看著她忍受第一次性交的痛苦。
 
  「怎麼了?完了嗎?」大概是察覺到我不再蠕動的訊息,她放鬆了抓著被單 的手,也鬆開了眉頭。
 
  看到她全然鬆懈之後,我忽然有一種想衝刺的想法,也許剛才正因為她太緊 張了所以才會那麼難捱。
 
  我俯身吻住她的唇,她也相當配合的伸出舌頭和我碰觸著,單從她的吻技來 判斷,我是絕不相信她竟然會是一個處女,難道是因為她的男友是同性戀所以不 曾觸碰過她的身體。
 
  不管這些了,趁她把注意力放在接吻上,我猛然地抄起小傢伙,用比先前稍 微快速的速度在小穗的甬道裡抽插著。
 
  「嗯──嗯──」小穗大概知道我的目的了,她的嘴開始想掙脫我的唇,雙 腳也開始掙扎著,想擺脫我?我怎麼會讓她得逞呢!
 
  緊緊地抱住她,嘴唇和老二都同時地使著勁,不過小穗的手可也沒閒著,見 我不放開她,憤怒地在我的背上胡亂抓著,幸好我的衣服還沒脫掉,不然肯定會 留下一條條抓痕。
 
  抽插了幾百下之後,我發覺小穗已不再用手指抓我的背了,身體也不再有抵 抗的反應,莫非痛苦的歷程已經度過了,是我們一起攀上天堂的時刻來臨了。 
  我鬆開了小穗的嘴,興奮地問道:「還痛嗎?」
 
  「還說呢,你壞死了,人家的眼淚都給你擠出來了。」她的眼角還真掛著二 串晶瑩的淚珠。
 
  「對不起,對不起。」我心疼死了,又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裡。
 
  還是處女好,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呢?我滿心憐惜的將小穗緊 緊地摟住,「從現在起妳就是我的人了。」
 
  「你胡說什麼呀!」小穗雙頰泛起紅暈,羞澀地說著。
 
  「怎麼?不願意嗎?」
 
  「我跟你又不熟,哪能隨便跟了你呢?」
 
  這個小頑皮,看我不好好提醒妳,我不懷好意的抽動了一下老二,「都這樣 了,還說不熟。」
 
  小穗毫無防範的被我突襲,叫出聲來,伸出二個粉拳在我的胸前胡亂打著, 嗔道:「你是渾球。」
 
  「是,我是渾球,誰讓我被妳迷住了。」我再也忍受不了小穗的甬道一陣陣 地收縮著,幾乎要將我給吞進去了。
 
  「色不迷人,人自迷。」小穗嫣然地笑了起來,伸手把我的襯衫解開,在我 的胸膛上不停地摩娑著,最可惡的是竟然捏起我的二顆小乳頭,恣意的扭轉著。 
  「好啊!妳竟然吃我豆腐,看我饒不饒妳。」我愛死她如此的柔捏著我那不 起眼但卻神經敏感的小黑點了,那裡興奮的程度可是不下於此刻正在努力幹活的 小傢伙的。
 
  既然小穗抓著我的乳頭猛捏著,那我就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相信她 那比我大上幾倍的乳頭會比我的更容易興奮。
 
  撐起身子,將重心放在腿上後,我伸出雙掌向小穗裸露的乳房襲去。久未受 刺激的乳頭竟然回復成柔軟的狀態,十元硬幣大小的乳暈連著乳頭,平順的躺在 胸波上,別有一番滋味。
 
  握著整個乳房後,把拇指按在乳暈上,輕揉慢捻,很快的乳頭便開始硬挺起 來,好像捏黏土似的從一個十元硬幣的大小塑成了一個花生米大小的肉豆子,讓 我忍不住又低下頭一口含住,縱情地吸吮著。
 
  「嗯──嗯。」因著我的吸吮小穗一聲嬌吟,捏著我的力道又加大了一些, 照她這麼捏法,要不了多久,小綠豆都能變成花生米了。
 
  經不住這上下雙重夾擊的刺激,我恐怕是要卸甲投降了,可是還沒感受到來 自女人高潮時的顫慄,我實在是心有不甘,很想再盡力抵擋一陣,可是越是這麼 想,越是控制不住來自精關的亢奮,渾身一陣顫抖,二年來第一次再女人的身體 裡噴發出濃稠的精液。
 
  「呼~」我吁了一口氣,輕輕的俯靠在小穗柔軟的胸脯上。
 
  「完了?」小穗抽了一張面紙輕揉的擦拭著我額頭的汗珠,輕聲問道。 
  「不好意思,沒讓妳一起……」
 
  「什麼呀!」小穗羞澀地別過臉去。
 
  「不過妳放心,讓我再躺一會,下回保證讓妳騰雲駕霧,欲仙欲死。」 
  「真有那麼神奇嗎?我不信。」小穗噘起粉紅的小嘴道。
 
  「試試看就知了。」我知道小穗對於初次進入的疼痛還心有餘悸,空口白話 她是不會信的。
 

              (五)春色无边
 
日期:2004.05.03 
首發:惡魔島 


  年轻就是本钱,话尾才刚落下,好像小傢伙又开始活蹦乱跳了。「他」也知 道自己刚刚表现太差,「这回就看你表现了!」给小傢伙一番精神鼓励后,该是 给小穗震撼教育的时候了。
 
  「嗯?怎么这么快又……」看来她已经接收到我的讯号了,张着圆不溜丢的 大眼惊奇地看着我。
 
  我露出自信又骄傲的笑容,再一次将小穗搂进怀里,从她仍不断缓缓收缩的 阴道来判断,我相信应该用不了多久时间,小穗就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爽快了。 
  先前有一部份的前戏都是在小穗昏睡中进行的,所以给她留下的印象除了痛 还是只有痛吧!那就从前戏开始,让她感受来自我的热情与温柔吧!
 
  一个细细地亲吻落在小穗垂着浏海的额头上,慢慢地划过尖翘的鼻头,再用 脸颊去摩蹭小穗微微发趟的粉颊,真是又细嫩又光滑。
 
  「你在干么呀!洗脸吗?」小穗真是懂得扫兴啊!
 
  不理她,继续我的动作。
 
  我刻意避开了小穗诱人的红唇,因为我怕再一次陷入其中无可自拔,而忘了 下一步该做的事。
 
  沿着小穗的粉颊滑到她的耳朵上,这才注意到小穗的耳垂上挂着一个小巧玲 珑的耳坠,正是金黄色麦穗花样的耳饰,真是名符其实的一个黄色女孩。突然有 个想法,小穗该不会姓黄吧!
 
  别分心了,还是继续吧!
 
  用鼻尖碰一碰小穗的柔软耳垂,再继续向圆滑的肩头前进,顺着手臂准备向 下游移,却碰上了仍然挂在手臂上的衬衫。这才意识到彼此的身上竟然还穿着碍 人的衣物。
 
  这回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两个人的衣服全脱光了再说。
 
  我一一地脱下了小穗的衬衫、胸罩,小穗也替我解下衬衫。
 
  为了褪去下半身的衣物,不得不先抽出我的分身,这一抽,牵动了小穗敏感 的神经,她吟哦一声,让我忍不住在她体内又抽插了回,这才依依不舍的抽出来 好解除二人身上最后的束缚。
 
  刚脱下她的内裤,她已然迫切的期待我的再次进入,柔夷搭上我的臀微微施 压。
 
  「这么心急!」我心里暗暗笑道。
 
  可是她越是飢渴我却彷彿刻意放慢动作,只用分身前端在她的小穴洞口,若 即若离地蹭着,每当她向我臀部施力,我就故意抽离,惹得她一张樱桃小嘴噘得 老高,臀部也不停地扭动着,为的就是乞求我的插入。
 
  好久没有这么过瘾了,看着一个绝色佳人匍伏在身下,渴求你满足她,这种 心灵上的满足有时候远胜生理上的感官享受。
 
  「嗯──嗯。」她终於忍受不住发出抗议。
 
  好吧!挑逗够了,我也该好好的犒赏小傢伙了,再玩下去,有人翻脸可就不 妙了。
 
  一把抓起小穗的二只脚踝,将之高高抬起,我对着早已瞄准好的目标,一股 作气全根没入。
 
  「啊!──」小穗长声一吟,身体剧烈的晃动着,阴道明显的收缩着。 
  不会吧!这么快她就高潮了,我立刻趁胜追击,连抽几十下,小穗持续地呻 吟着、晃动着、收缩着。那强烈的收缩作用,让我一下子就射出了今晚的第二发 子弹。
 
  我轻轻的放下小穗的足踝,好让我的身体能够伏在她的身上,贪婪的嗅着她 身上的芳香,也藉此好好的休息。
 
  「满意吗?」虽然第二次做爱的时间很短暂,但是我感觉得到,小穗确实达 到高潮了。
 
  「哼!」小穗轻哼一声,然后在我的背上,重重的捶了一下,噘着小嘴把撇 到一边去。
 
  这是什么意思啊!是气我欺负她吗?可看样子又不像啊!
 
  女人心海底针,男人是猜不透的。
 
  「噢!」小穗的阴道冷不妨的又收缩了一下,把我还未完全缩小的分身夹的 老紧,一阵快感袭上脑门,不由自主的吟哦一声。
 
  还在吸啊!当我已经全身放松后,小穗的阴道似乎还在活动着,不,是又开 始活动。受到小穗身体的呼唤,我的分身再一次的充血、肿胀,令想喘口气的我 不得不抬起身子,配合着勃然而起的欲望,再一次在小穗的身体里驰骋着。 
  「你这个小妖精,非把我吸乾不可了。」我玩笑的说着。
 
  「是啊!榨乾你。」她也顽皮的回应我。
 
  「你真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在小穗粉红的小脸上亲吻着。
 
  当胸膛碰触到小穗柔软的胸脯时,又燃起了我想吸吮她乳房的欲望,迅速的 将唇移到已然挺立的乳头上,尽情的吸吮着。
 
  「嗯──」小穗渐渐地配合着我的抽插发出诱人的声音。
 
  这撩人的音乐让我的欲火更加高张,身体摆动的更加快速,我从未尝试过一 个晚上,干上三回以上,最多的一次,充其量也不过二次,可是刚刚我已经射了 二回了,显然今晚是要打破纪录了。
 
  可是,肚子里忽然传来警讯,一阵阵的绞痛,让我的分身正在急速地退缩, 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缩了起来。
 
  该死!八成是晚上吃太多了,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想──大号,真是令人 泄气!
 
  「怎么了?」小穗关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对不起,我……」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抱歉,忽然肚子痛,借你厕所一用。」
 
  没等小穗回应,我自己找到浴室的门,一刻也不敢耽搁便冲了进去。
 
     ***    ***    ***    ***
 
  呼~解放完,真是痛快。
 
  清理完,按下冲水钮,马桶无声无息的带走身体里的废物。
 
  洗完手,准备再一次回到我的战场上去。
 
  「你们要干什么?钱不是都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要干什么?」小穗惊恐的 说着。
 
  「干什么?哎,你看这小妞是不是刚给人干过。」一个彪型大汉对着身旁另 一个高个子说着。
 
  「不要碰我!」小穗叫道。
 
  高个子才不理会小穗,粗鲁地掰开小穗奋力夹紧的大腿,看着小穗下体流淌 着混着血的精液。
 
  「啧啧,好像还是刚开苞喔!」高个子兴奋不已的说着。
 
  「你男人呢?」彪型大汉向四周望了望问道。
 
  「他……走了。」
 
  「怎么可能?刚干完就跑了喔!」高个子压根不信。
 
  「是不是在厕所?」彪型大汉向厕所望了过来。
 
  我的直觉反应是阖上门,只留下一个小缝。
 
  「他没在厕所,我肚子饿,叫他去帮我买宵夜。」小穗情急下胡乱扯谎。 
  「是吗?这么说家里头只有你一个人喽!」高个子很得意的说着。
 
  「我男友他很快就回来了,你们还不快走,钱你们也拿了,就快滚吧!」小 穗颤抖的说着。
 
  「滚?」彪型大汉重重地重複了一次这个字,「要我们滚,很简单,等我们 干够了,就会滚了,哈哈哈。」大汉一声狂笑,小穗的脸色一片苍白。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说错了,请你们离开,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小 穗乞怜道。
 
  小穗声声哀求的声音,听的我心都要碎了,我几欲冲出去英雄救美,可是看 见这二名歹徒手里不是握着枪,就是拿着刀子,英雄顿时气短。
 
  浴室里头一眼望去,连一件可以充作武器的东西都没有,如果贸然的就冲出 去,岂不是螳臂挡车,飞蛾扑火吗?
 
  可是我又怎能袖手旁观,难道眼睁睁看着小穗被人欺负?那我还是不是男人 啊!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居然遇到打劫的强盗,我该怎么办?
 
  现身?死路一条。
 
  藏匿?
 
  「啊!──」小穗一声惨叫。
 
  来不及了。
 
  就在我犹豫之际,大汉竟然已经强暴了小穗。
 
  天啦!我做了什么?我竟然眼睁睁看着强盗强暴了我的女人,却只能懦弱的 躲在厕所里,连出声的勇气都没有,真是可恨啊!
 
  「不要,不要啊!」小穗伤心的哭着,对於歹徒蛮横的入侵毫无招架之力。 
  「你放心,我们会尽快完事的,你的男人不会发现的。」站在一旁的高个子 说着。「你嘛快一点,买宵夜的很快就回来了。」
 
  「催什么呀!你不会一起来吗?这样才不会浪费时间。」大汉光着屁股持续 的在小穗的大腿间不停地摇摆着。
 
  「说的也是。」说着高个子也解开了裤头,掏出已然勃起的老二对着小穗的 头部走近。
 
  「你要干什么?」小穗惊惶的尖叫着。
 
  「一起干才快啊!老子就委屈点,你用嘴来帮我吹吧!」高个子边说边把老 二凑近小穗的嘴巴。
 
  「不,不……唔……」不管小穗同不同意,高个子迳自将肿大的老二插进小 穗的嘴巴里。
 
  「你最好乖一点,要是敢咬老子,我就用刀子割下你的奶子。」说罢,当真 把锐利的刀子放在小穗颤抖的乳房上。
 
  「你这臭小子,把你的刀子拿远一点,这么漂亮的一对大奶子,是要用来吸 的,不是用来割的,小妞,你说对吗?」大汉唱完白脸,便俯身将小穗的乳头含 进嘴里,恣意的吸吮着。
 
  「你他妈的真爽!」高个子啐了一声,将刀子移开,开始摇晃身子,长长的 老二不断地往小穗嘴巴推进,腾空的一只手,也使劲地柔捏着小穗的一个乳房。 
  站在浴室里的我,浑身发冷,唯一还有温度的竟然是下腹前持续充血肿胀的 老二。
 
  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强盗一上一下的插入,潜意识里的我竟然感到兴奋,这是 多么可怕的一个发现,原来我的血液流着凌辱女友的因子,看着小穗不停的被这 两名歹徒奸淫,一种莫名的兴奋,渐渐取代了羞辱的情绪。
 
  我睁大了眼睛仔细的欣赏眼前淫秽不堪的画面,手不自觉得握起勃起的老二 上下移动着,在交杂着男性的粗喘声及女性的吟哦声下,射出了今晚的第三批精 液。
 

  (待续……)
 

              (六)履行合约
 

 日期:2004.05.04
 首發:惡魔島
 
  强暴小穗的歹徒猖狂地扬长而去,听到大门被强力关上的声音,我才确定这 一切已经结束了。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包括我和小穗的关系,我相信当她知道我是一个如此 懦弱的男人后,必定是瞧不起我的。
 
  仔细回想,甚至是小穗在保护我,不然她大可以对歹徒说我在浴室,或者大 叫救命,也许是怕我吃亏,也许她根本不相信我能保护她,而我却正好被她料中 了。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我选择了懦弱,虽然也得到了快感,可是我要如何踏出 这道门?如何面对小穗?
 
  我这才发现我根本不配称为一个男人。
 
  「呜──呜──」小穗忽然嚎啕大哭,她确实有理由悲伤的。
 
  懦弱的男人不能在危急的时刻保护女人,难道连安慰女人的勇气都没有吗? 最起码我还是个人。
 
  深呼吸,踏出了浴室。
 
  小穗的身体蜷缩在被窝里,剧烈地颤抖着。
 
  「小──穗。」我战战兢兢的开口。
 
  「呜──呜──」一听到我的声音小穗直接向我扑了过来,我不知道这个时 候她还愿意理我。
 
  「小穗,我……」说什么好呢?我怜惜地抚摸小穗被汗水浸湿的发丝,现在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当时我能挺身而出,就算不能阻止歹徒,至少还能像个 男人。
 
  「别说了,什么都不要说。」小穗紧紧地抱着我,好像不在乎我曾经弃她於 不顾。
 
  我能说什么呢?乞求小穗的原谅吗?我是一个如此差劲的人,又有何资格, 做过分的要求呢?到今天我才明白自己是一个没有担当,没有勇气的男人,不, 我辜负了「男人」这个称呼了。
 
  「雪之乡」我此刻就身在雪之乡,真正的雪国,我的心里正在下雪,透骨的 寒意从脚指头直达头顶,也许下一秒钟我就要结成冰了。
 
  可是为什么那里,却好像有一股暖流注入,被温暖仅仅包覆着。拨开小穗遮 住视线的头发,赫然发现小穗的嘴正含住了我的老二。
 
  「小穗!」
 
  小穗并不理会我继续用她的舌头舔弄着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为什么?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小穗别这样,我不值得。」我极力的想推开她。
 
  小穗仍旧不理我,一个劲的含着我的老二胡乱的吸吮着,好像非吸出什么来 才甘心。可是我已经射了三次了,还能在射出东西来吗?以此刻的心情连硬都很 困难了吧!
 
  不知道是出自於生理的正常反应还是小穗的吸引,「它」确实再度充血茁壮 了。小穗不断的吸吮着,诱发了我的欲望,既然小穗想要,那我就成全她吧!除 此之外,我还能为她做什么呢?
 
  我的手扶着小穗的后脑勺,配合着她缓缓地摆动着,越来越强烈的欲望逐渐 的加快了彼此的速度,可是就在快要爬到顶端时,小穗却赫然松口了。
 
  「怎么了?」我问。
 
  「你可不可也帮我……帮我……」
 
  「好──。」我明白小穗的意思。
 
  於是,我让小穗躺平,然后以反向的姿势和她相对着,她的头部正好对着我 的下体,而我将脸往下一沉,正好看到了,小穗已经氾滥成灾的湖口,那里有我 的精液及小穗的血液,还有──另外一个……
 
  想到这我迟疑了,但小穗已经又含住我的老二开始吸吮的动作了,只要一想 到这浑浊的液体中还有别的男人的精液,这叫我怎么下得了嘴。
 
  小穗把臀部稍微抬了抬,我知道她在暗示我。
 
  罢了,拿起薄被,粗粗地擦拭一下,伸出了我的舌头。
 
  除了血腥味之外还有一股羶味,我几乎要吐了,却还要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用手指努力的拨去沾黏在穴口的黏液之后,我才又正式用舌头去舔舐小穗醉 人的花瓣,我说服自己暂时忘却曾经发生过的不堪事件,就当是我的舌头和与小 穗的美穴第一次接触吧!
 
  渐渐地我成功的催眠了自己,不再去顾虑这里曾经有第三者灌溉过的痕迹, 我沉醉在这美丽的花园中,吸食着花朵中的花蜜,徜徉在层层花瓣里,尽可能往 深处探索,直到浑然忘我。
 
  「瞧!这个男人是谁?」
 
  一个浑厚的声音忽然出现,我猛然抬头探望。二个男人站在房门口,虽然他 们蒙着脸,但是那声音及身影,我直觉认为他们就是刚刚的那二个歹徒。 
  他们不是走了,为什么又回头?
 
  我直觉的想起身,却被他们先下手为强,重重的力道压在我的身上。
 
  「你们要干什么?」我惊问。
 
  「这还用问吗?」先前的彪型大汉说着。